百花缭我心乱

努力我要努力,我要我的好兄弟

【正剧向/中短篇/狐兔】直面·第一章

#ooc
#无文笔
#正剧向
#有私设
#请多指教:D
#第一章

夜色渐渐笼罩大地,无数星辰挣破夜幕在空中闪耀。空气中弥漫着湿濡,浸润了葱茏茂密的雨林区。
  朱迪躲藏在一丛植株下,耳朵警惕的竖起,双眼紧紧锁着远处的一只静止的黑影。毛已经有些潮的难受,但这有什么关系呢,她可是一名警察。
  她的手指悬在对讲机按钮的上方,眉头渐渐收紧,无声的喧嚣萦绕在被夜幕笼罩的四周。忽然,黑影运动的一瞬间按下对讲机凌厉的发出指令——“行动!”
  朱迪的四周嗖嗖的出现了几个身形和她一起从不同方位迅速逼近了黑影,而黑影像是感觉到威胁似的开始奔逃。
  黑影的运动速度极快,但是警察们也都是佼佼者。雨林区藤蔓遍布,在夜空下,阴影与月光相互缠绕仿佛在做着亲吻的游戏。景色极美,但这时候可不是感慨的好时机。
  只见黑影在藤蔓间窜来窜去令人眼花缭乱,却依然甩不掉身后的警察,只得借着阴影玩着隐身的躲猫猫。
  这是一场为时已久的逮捕行动。
  这与最近恶性连环政员凶杀案件有关。
  所有人都屏息凝视地盯着这团黑影暗暗攥紧了拳头,在指令到达的一瞬间拼尽全力去完成任务。
  朱迪身上有些伤痕,是在之前的行动中与歹徒发生搏斗时受的,但是并不影响她此时的灵活和无畏。
  被月光照的洁白的光滑石头上闪过一道道黑影,边上的一株大型蕨类植物在一次碾压下溅出一束粘腻的汁液。汁液散发着熏人的异味使身后的几个警员猝不及防吸入了一口,呛了几声却依然快速不变向前。
  朱迪和黑影的距离渐渐拉近,她看准两点钟方向的一个落脚点,冲出踏上,在经过一个圆锥抛物曲线后狠狠地落在黑影的背上。
  黑影闷哼一声,想把朱迪甩出去。朱迪却不依不挠的开始了一套完美的攻击性军拳,警校毕业第一名可不是白说的,黑影只好回应缠斗在一起,却不恋战越来越着急的想脱身。
  “哪有那么容易啊。”朱迪露出两个白牙,笑了笑。
  也仅仅是差了几秒,应援便一个个追了上来。
  黑影突然放弃了抵抗,在一个背摔后躺在地上怔怔地望着天。
  “你赢了。”他说。
  “为什么要干这种事情?”朱迪扯住他的领口。
  他摇摇头,身上渐渐冒出鲜血,表情扭曲狰狞。
  “不——”朱迪觉得一阵无力,“为什么这么做?”她明白眼前的黑影发生了什么,周围的警员神情也开始变得激动:
  “开什么玩笑!”
  “这是自杀了?案件还怎么办啊!”
  “朱迪警官!”
  “……我不愿意……”黑影喃喃的,他感觉在经历一开始的万蚁噬骨钻心之痛后变没了痛觉,他释然的笑了笑。
  “你如果这么做一开始为什么要逃!”
  “只要有……一丝希望就不要放弃……每个人都有无限……无限可能……不是你告诉我的吗?”他咧了咧鲜血模糊的嘴,“我想活下来,我想活下来。”声音细不可闻,却重复了两遍。
  “……”朱迪眼睛中浮起一阵氤氲神色复杂,仿佛掉进了冰窟中,心冷的难受。天空中飘起的小雨逐渐变大,洗刷着黑影留下的血迹。
  警车的鸣笛从远方传来,朱迪慢慢伏下身,小心翼翼的抱了抱黑影,晶莹的水珠从紧闭的眼缝中渗出,混着雨水滚落在地上。

  “约翰·霍普斯。嗯,我弟弟。”朱迪坐在警车后座上打着电话。显然情绪还没稳定下来,声音有些颤。
  尼克拍了拍朱迪的肩膀示意她放松,有些担忧。
  朱迪拉紧了身上的毛毯,在短短地汇报之后挂断了电话,把头埋进了尼克的怀里。
  不一会儿,她开始呜咽,声音通过尼克的警服闷闷的传来。她刚刚失去了她的弟弟,带领的任务失败使重要紧急的案子遇到了瓶颈,现在浑身湿的像落汤鸡,内心是不安懊恼和冷意。
  “这不是你的错,”尼克搂住朱迪用温暖的肢体安慰,“一开始就预料到这种情况,现在暂且还没研制出解药。”
  虽然失败也是情有可原的,本来就没多大把握。但是这次任务朱迪亲自带队而且十分重要,失败让她一时间感受到巨大的压力。
  豆大的雨点拍打在车窗上,噼啪声不绝于耳让人有些心烦,好在距离警局不算太远,很快就到了动物城警察总局。朱迪用毛茸茸的爪子和毛毯抹开了脸上的泪水,看着尼克打开车门撑开伞后也欲从另一边打开车门,却被尼克拉住了手——“你没伞吧,借给你好了。”
  “谢谢。”朱迪心里一暖,接受了谢意。
  他们从警车上下来,手里撑着同一把伞走向警察局大厅,身边路过一辆辆鸣着响亮笛声的警车去往响应的地方,紧张的氛围在总局没有得到缓解反而有种变本加厉的趋势。
  朱迪敲响了局长办公室的门,在得到允许后拉开门看见了警察局局长满面愁容的看着手中的文件,身边是一叠叠厚厚的资料。
  “说说吧。”局长看见来人后把手中的文件拍在了那一大叠的资料上,双手手指交叉放在桌上盯着朱迪和尼克。
  “这次是在雨林区,死者兼犯罪嫌疑人名叫约翰·霍普斯。曾在地下街区贩售大量毒品,最近涉嫌参与米杰拉议员谋杀案件。目前获得信息是主要活动于雨林区,且大多数时间是在晚上十至十二点之间。凌晨奔走与市中心的地下街区。一小时前服用dnc152病毒死于雨林区洛塔罗街区。”朱迪声线平稳,“哺乳类兔科动物,共有家人277个,其中兄弟姐妹275个。三个月前开始与家人失去联系。”
 
 
 
 
 

评论(7)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