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花缭我心乱

努力我要努力,我要我的好兄弟

【性转/叶修中心/已修】慢性病毒/第一章

#性转

#雷

#慎入

#ooc

#叶修中心

#无文笔

#有私设

#请多指教

#第一章

——

“荣耀职业联盟第三赛季已落下帷幕,嘉世战队成功夺得三连冠,开创了属于嘉世的王朝!……”

 

 


  夜,如水般静谧;月,如梦般清灵。唯有航空站星星点点的灯光,照亮了这一片被黑暗覆盖的天。飞机带着轰鸣声远去,航空站里的人步履匆匆。

  形形色色来来往往的人们把不同的故事带到这里,撰写成了汇合分离的册册书籍,载着它应有的重量不经意的沉入温和平静的水底。

  登机的提示音从广播中传达,透过喧嚣的人群,回荡在偌大的候机厅,颤动了旅人的心尖。

  “再见啦,”吴雪峰抬手用力揉了揉叶修的头,原本梳理整齐的发型揉的有些躁了起来,“送我到这里就够了,剩下的得自己走了。”他的手中拖着一个纯色的行李箱,穿着简简单单的T恤配上运动裤,戴着一顶嘉世文化鸭舌帽。明明高大身影略显单薄。

  “会回来吗?”陶轩叹了口气,“在国外要好好加油啊。”

   “不好说。”吴雪峰说,“加油是肯定的,以后你们谁出国来找我玩啊。”

   高人气冠军队嘉世战队二把手退役,走得如此低调,除了陶轩和叶修再没有别人了。

   叶修低着头静静把玩手中的打火机,从出发到现在未置一语。吴雪峰盯着她黑黑的脑袋顶,觉得胸口有什么东西在无法抑制的往上涌。

  “小队长啊……”他说。

  叶修停下手中的小动作,抬起头看着吴雪峰的脸,看他的脸上有着难掩的疲惫和憔悴,眼里却是一如既往的温柔。

  虽然还未至秋,今天的天气却格外的有些凉。吴雪峰抬手整理了一下叶修有些歪掉的帽兜,“估计是最后一次帮你整理了。以后小队长可是要好好照顾自己。”

  他看了会儿叶修,又转向陶轩,顿了顿,恒挂在嘴角的笑开始颤抖“再见啦,再不走就误点了。” 

  陶轩也扬起离别时给对方祝福的笑,拍了拍他的肩,“再见。”

  吴雪峰点点头,转身向登机口走去。

  叶修看着匆匆的人群渐渐把吴雪峰的背影淹没,才慢一拍跟在陶轩身后逆着人群走向出口。

  “叶秋!”突然,她听到身后一声响亮的呼唤。

  她转头,看见吴雪峰垫着脚隔着人群奋力向她招手,“无论到哪!……无论到哪,你永远是我的队长!”

  叶修愣了一下,继而笑了起来,大声回应“不然还能是谁啊。”

  “安心吧。要加油。”她话语中的意味,无误的传达给吴雪峰,让吴雪峰有些恍惚,似乎一切还没过得这么快,似乎还在那个一群人肩并着肩,泡在训练室里,眼前是荣耀的光影,鼻尖萦绕着刺鼻的烟味,嬉笑打闹的日子里。他们还有数不清盒数的泡面要将就,有数不清的比赛要打,更有数不清的冠军要等他们拿。浮躁的CPU发出烫人的热,本是年轻气燥的少年们却踏实,也安心。

    安心吧。

  “嗯。”吴雪峰怔了怔,继而看着叶修,语气坚定又有些低,“我会的。”

  然后叶修就看见那双看了三年的温和眼眸里似乎一不小心流出了她还不懂的情绪。

  当吴雪峰再次转身的时候,叶修才觉得视线被突然上升的氤氲覆盖的有点模糊。

  大家似乎都走的差不多了。20岁时的叶修抬起头望着机场的天花板,这么想着。可骄傲的她等不及离别的泪水溢出一滴,便更坚定的向着反方向,或者说,来时的路走去。

 



 

 

 

 

 

  嘉世的一部分老队员陆陆续续离开了原本的队伍,以吴雪峰为结尾,新鲜的血液也逐渐流入队伍当中,带着对冠军队伍的向往,有些新队员在夏休期结束之前就早早的来到了嘉世俱乐部。刚刚夺下三连冠开创新王朝的嘉世风此时头正盛,赞助商络绎不绝,不少地方趁着夏休期正在进行装修。电钻嗡嗡吵闹的声音不绝于耳,在破旧的走廊里徘徊不去,却没有丝毫渗入键盘“哒哒”作响的训练室。

   叶修戴着耳机,嘴里叼着一根未点燃的烟,操作着账号卡给新来的后辈开着指导赛。

   “嗯,如果你再慢一拍的话战局会提前结束。”叶修这么说着,嘴中稳稳叼着一根点燃的烟,一呼一吸吞吐着呛人的云雾。

   “对了,你叫张家兴?”叶修沉吟一会儿,问道。

   “...是的,队长。”大男孩怯生生的答道。

   “哦,时机判断的不错,好好干。”她用着牧师指挥同队的后辈打完了最后一击,“大家视频记得看。”简简单单的交代了几句后摘下耳机起身,走向训练室的门口。

    她穿着休闲的运动裤,身上披着大一号的嘉世队服。刚刚更新的嘉世队徽在透过玻璃倾泻而下的阳光中熠熠生辉。右手拉开了训练室的门,左手中拿着从训练室带出来的一杯水,嘴上叼着一支烟。

   嗡——嗡——

   从开门那一刻起装修撕心裂肺的声音再次响起在耳边。 

   熟悉的手机震动感也在那一瞬从口袋中传达。

   叶修看了眼来电人员后微微皱了下眉,“喂,老陶。”她右手夹下嘴中的烟,熟稔地打了声招呼。

  “你可总算带手机了。叶秋,后两天有没有空?”陶轩开门见山的说道。

  “什么事情?”叶修不置与否。

  “绿茶茗有广告,能接吗?”陶轩回答,电话中不时出现“沙沙”的书页声,似乎很忙碌。

  “抱歉,这种事情我已经和你说过很多回了。”叶修边说边走下了楼梯,又把右手夹着的烟塞回了嘴里,吸了一口。

  “到底是什么事啊?”陶轩的声音微微有些恼,“呃...我是说,这次代言挺重要的。”片刻后又再次说道,“抱歉,我这里有些忙。资金快不够了。”

  “资金问题,似乎不只是代言可以解决吧。”叶修来到了大楼底下,在阳光中继续她的吞云吐雾。

  “但是代言的资金最丰厚!”陶轩有些激动,“又不会有什么损失,接最轻松的活钱却赚的最多!这都多少次了!每次……每次有活你都不接。”

  片刻后,叶修垂眸。“...抱歉。”薄薄的眼帘遮盖住了眼中纠缠在一起的情绪。

  “你...唉。”陶轩似乎想接着说些什么,最后只是叹了口气。

  “新来的那几个孩子怎么样。”电话中沉默了一下,突然又问了一句。

  “挺不错的。特别是那个牧师张家兴,时机把握不错,是个人才。”她在空地上慢慢走着,光线透过水与杯子映在地上,一抹晶亮。

  “好的。”陶轩应了声,便没有再多说什么,挂断了电话。

   叶修看着手中只剩嘟嘟声音的手机,想到什么事般一时有些失神。嘴中的烟也将近尽头,她猛吸一口之后,右手取下扔到地上,一脚踩灭。
  潇洒。
  走着走着来到了俱乐部的后门前,抬眼就看到了两个戴着帽子眼镜鬼鬼祟祟的人探头探脑。

  似乎早知道了是谁,叶修直接开了门,示意二人进来。在边上零星敦着的狗仔眼睁睁的看着一个疑似叶秋的妹子给疑似脑残粉开了门,便隐隐有围上来的趋势。

  叶修一看形势开始紧张,也不管那俩人愣了一下直接给拽了进来,眼疾手快的关上了门。

  于是记者们只看到了那两个人影一闪就进了门,视线被封闭的大铁门阻隔,便没了兴致蹲回原处。

  进门的俩人对于刚才那猛的拉力一阵懵逼。

  叶修问,“你们怎么来了。”

  “我和张佳乐来H市旅游,顺道过来。刚想打电话找你。”孙哲平整理了一下有些褶皱的衬衫,“本想刷脸进来,没想到你们保安不在。”

  “夏休期嘛,保安放假了,下周才回来。”叶修道,“怎么这个点过来?”

  孙哲平刚打算回答,张佳乐就抢先说,“我们正要去吃午饭,一起走呗?”

  “好啊。”叶修笑,忽然嘴角一钩,扬起一抹不怀好意的笑,“你这么快就走出姐笼罩的阴影啦。”

    一说到这个话题,张佳乐先是一愣,反应过来后立刻炸了就要扑上去“孙哲平我告诉你你别拦着我今天非得...”

  “啧啧,世风日下啊。”叶修看着孙哲平怀里张牙舞爪的张佳乐感叹道。

  “H市我们不熟,你推荐几个餐馆。”孙哲平安抚着张佳乐,一边说着。

  “唔...”叶修沉吟一会儿,“我记得街对面有一个沙县小吃?”

    孙哲平扶额,“还是楼外楼吧。上次过来似乎觉得挺不错的。”

  “嗯,走后门吧。对了我先去换件衣服,队服太显眼。”叶修点点头,示意张佳乐和孙哲平稍微等她一会儿。

  等叶修回来的时候却也没过多久,毕竟就是回宿舍放下外套后再回来的时间。

  她回来的时候,清爽利落的一件白底印着嘉世的队徽的文化衫,柔和的光晕略微朦胧了她的侧脸。张佳乐的耳根微微有些涨红,有些局促不安的将与叶修平行的视线转到地上。

  “走吧。”孙哲平挥了挥手,拽着张佳乐向门走去。

   叶修连忙上前“诶——走错了,这是正门,外面一堆记者。小门,小门!”

  “......”  似乎想起了刚才门口被围堵的感觉,孙张二人不由得在夏天起了一阵恶寒。

TBC.

评论(1)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