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花缭我心乱

明天依然要在的人

【性转/叶修中心/已修】慢性病毒/第六章

#性转

#雷

#慎入

#ooc

#叶修中心

#无文笔

#有私设

#请多指教

#第六章

——

  晨曦将尚带着清冷余温的缕缕光线透过绣着刮痕的玻璃,穿过朦胧婉约的雪纺窗纱,把漂浮在空气里的尘埃映的清晰。

  窗外的高楼大厦夺走了地平线,灰蒙蒙的尘霾模糊了这个城市应有的视线。叶修挑开窗帘的一角,望着窗外渐渐苏醒的街道,计算着远离空调房之后的多少时间内能把早餐带上来。

  思考了一下人生哲理差点迷失在人生道路上的(并没有)叶修把窗帘放下,脚在地上摸索了一会儿终于探到了拖鞋,于是踩着那双清凉的橡胶拖鞋走向了洗浴室。

  叶修盯着镜子里眼下青黑的少女发怔,然后搓了搓脸又拍了拍,拿起镜子边架子上的牙杯和牙刷,挤上牙膏后开始咕叽咕叽刷了起来。

  吐出泡沫后叶修用手接起一汪水,啪的一下扑在脸上,然后随意抹了抹就拿起一旁挂在墙上的粉红毛巾盖在脸上。

  吴雪峰的恶趣味。她想,只有他才会选这种少女心的颜色。

  洗浴室的门外突然噼里啪啦的响起一串令人心慌的杂音,叶修把脸上的毛巾扯下后向门外探出头,一眼就看到苏沐橙滚落在地上,身上挂着一串棉被和好几本书的滑稽模样。关键是苏沐橙似乎还没醒。

  叶修沉默了一会儿,把毛巾挂回了原处,衡量了一下妹妹和好不容易理整齐的书架那个重要,果断的走上前抄起苏沐橙的领子猛地摇晃。

  “呃...”苏沐橙迷茫的张开双眼,片刻知觉回笼后又“嘶”的一声皱了皱眉,想伸出手揉揉略带疼痛的头,结果发现自己被棉被缠的紧紧的。

  “你竟然不热啊,”叶修感慨,“睡一个觉跟跳舞似的,昨晚我就想说你。”

  苏沐橙和睡意挣扎着做了个鬼脸。

  “行了行了,爬回床上继续睡吧,昨晚睡得太晚了。”叶修说,“早饭一会儿我帮你拿上来,好不容易放个假你好好休息。”

  “叶修你最棒啦。”苏沐橙眼一闭在睡死前模模糊糊的说。

  叶修盯着她看了会儿,无奈的笑了,“多照顾妹妹应该的啊。”

  叶修印着大黄鸭的上衣和随意的中裤让她在这条热闹的小巷里并没有太扎眼。一些有着补习班的孩子们背着沉重的书包扎堆的站在一些店铺的门前啃着手中的早点,上班族推着自行车接着电话在巷子里走走停停。白烟在摊贩的叫喊声中袅袅而起。一缕乌黑柔和的发丝随微风飘起然后顺着叶修的脸颊垂下,叶修抬手将它拢到耳后。

  随着一阵嬉笑三个孩子贴着叶修快速跑过,把她吓得一个踉跄,站稳后艰难的穿过人群走到最里面,相对安静的摊子前。

  摊主是个头发花白的老太,她抬了抬松散的上眼睑露出了略有浑浊的眼睛,嘴角一咧,脸上的褶皱因为这个动作而更加明显。

  “两个蛋饼,不要辣。”

  老太笑了一声,麻利的舀起一勺面酱倒在铁板上,看着面浆缓缓地从勺中流下,掌起一根T型的棍子将面浆推开成一个正圆。

  “根遭介个嘎早啦?(方言:今天怎么这么早?)”

  “斯滴欸。(方言:是的。)”叶修点点头,不好意思的说“阿妹在困搞,下来买早饭。”

  老太笑得更厉害了,似乎是为了叶修后半段的半吊子方言混合普通话。

  五分钟后,老太太把两袋尚在冒着热气的蛋饼交给叶修,塑料袋里面的壁上附着着一层白蒙蒙细小的水珠。

  叶修接过,一手把四块钱交给老太,“jia jia!(方言:谢谢!)”

  头发花白的老太告诉叶修她多加了两个蛋,让她要好好注意休息,眼睛下的青黑太影响年轻人的美态了。

  

  

  苏沐橙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十点了,眯着眼坐起身挠了挠蓬乱的头发,撅着嘴还说这些迷糊的梦话。

  又突然惊醒般睁大了双眼,看着熟悉又带着陌生的房间。

  一桌,一椅,一电脑,足矣~苏沐橙越过椅子,看到了叶修桌上剩下的一袋早点。

  仅仅两个多小时并不足以让它失去了原本的新鲜,苏沐橙爬起来不忘洗漱,再坐在电脑桌前啃着早点。

  叶修估计又是在训练营吧。苏沐橙想。然后扔掉装早点的塑料袋,拿起挂在椅背上的外套披在身上,拉开房门,向隔壁走去。

  “早呀陈姨。”

  “早啊,沐橙。”正巧在扫走廊的保洁阿姨打了声招呼,“叶队长在训练营。”

  苏沐橙点点头,扯了扯拧在腰间的外套褶皱,觉得整理完自己房间的衣服后还是不闷在叶修的房间里打网游,和训练营的大家PK练习比较好。

  苏沐橙回到自己的房间,拉开从出租屋里拉来的,已经放在那里三天了的行李箱。

  里面的衣服整整齐齐的叠在哪里,苏沐橙将一一它们取出,放进衣柜里。

  苏沐橙在搬完衣服后发现,底下堆了几本书。她怔怔地看了会儿叠在最上面那本高三物理,然后决绝的、麻利的把书放上了最顶层的书架。

  那有着神奇风光的大树,还静静的立在某个遥远的地方,可是它茂盛的梢条已经蜿蜒着,召唤着那些年轻人跟着自己火热的心去寻找属于自己的枝叶。

——

tbc.

评论(15)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