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花缭我心乱

努力我要努力,我要我的好兄弟

【喻叶/性转】LONGING·第四章

#叶修性转

#雷

#ooc

#内含私设

#第四章

#请多指教

――
  
       碧蓝如洗的天不见云的痕迹,风仍在另一半球旅行。阳光恣意,过响的蝉鸣又尖又利。

  苏沐橙每隔一个扔来的粉笔头,就努力去把目光聚焦到书本上,可没过几秒,又再次开始神游。

  窗外车水马龙的街本就窄得不行,竟然还分割出一条停车道,更拥挤了。一到下午五点左右司机们就暴躁不堪地齐按喇叭,特别烦人。

  不过苏沐橙并不反感,甚至有些乐得听到这首高峰特有的“交响乐”。

  ……五,四,三,二,一!

  终于,广播铃发出了天籁之声――学生们已经期盼它太久了。学校强制“二升三”及“三”的学生们暑假补课,引起大范围不满。

  因此,学生们怨声载道,几乎是在下课铃响起的刹那楼道里就挤满了人。

  苏沐橙在赶着离开的人群中步履艰难,时常被撞到角落。纪律值日生徒劳的靠着墙大喊注意安全,注意上下楼秩序,喊破了喉咙都没人理。苏沐橙最终放弃跟一群人抢路,默默扶着墙,等人流间歇性缓和了再见缝插针地往下走。

  今天是个对部分人来讲很特殊的日子――荣耀职业联赛第二赛季总决赛。

  本场嘉世主场迎战百花客场,H市作为嘉世的大本营,凡是当地的荣耀玩家,都是嘉世的铁杆粉。

  买得到票的,走路都发飘。买不到票的,也愿意去场馆外堵着,强势围观职业选手,敲锣打鼓地倾泻出自己的热情。学校里,成群结队的少年们赶着放学,准备以各种方式去看这场激动人心的总决赛。

  苏沐橙历尽千辛万苦,总算下了楼。随意抹了一把脸,汗液把她的刘海很不体面的揪成一团,张牙舞爪的扑在额头上。

  她马不停蹄的跑出校门,又突然顿住脚步,开始四处张望起来。

  高中生总是更让人放心些,树荫下那些零星几位等着接孩子的家长站在一起,不如初中小学那般乌压压的,并不会引起学生们的压抑感。

  苏沐橙在树荫下看了一圈,没找到想找的人,有些焦急与失望起来。

  她扭头就想往车站跑,却突然停住了。

  她看见想找的人就站在身后,正笑盈盈的看着自己。

  “想去哪?”那人说。

  “叶――耶,你来了!”苏沐橙差点咬了自己的舌头,“h市萧山区市中心南路398号嘉世馆。”

   “好嘞,美女这边走。”那人大喇喇地揽住苏沐橙的肩。同为女孩子,个子比苏沐橙高了整整半个头,身材啊也更为丰韵好看。她不由得有些郁闷,却也感到高兴。

  苏沐橙被带向了一条平时没走过的小路,那边没什么人,路边停着很多车。她再仔细一看,熟悉的低调黑色商务车就静静地呆在那里,成为“很多车分之一”。

  车里面的人一看到她和叶秋,透过玻璃窗就欢快的挥起了手。

  “学校正门附近人太多了,不方便,陶哥就把车停在了这里。”叶秋扭头对苏沐橙说,“这条路可以回家,但你不要走。车多人少,很不安全。”

  “哦。”苏沐橙乖巧的应道。

  叶秋走过去,敲了敲窗,讲了句什么,车窗却没有摇下来。她看见贴窗坐着的人是吴雪峰,也对叶秋说着些什么。

  苏沐橙想,隔着一扇窗,你们能听见对方在说些什么呢?

  叶秋无奈的再次敲了敲,里面的吴雪峰一摊手,拉开了车门。

  “幼稚。”叶秋向苏沐橙招手,一边对吴雪峰鄙夷道。

  “这体现了我们战队正副队之间毫无罅隙,默契无双,让敌人毫无可乘之机,这把百花必败。”吴雪峰一本正经道。

  队员们哄笑起来。

  “沐澄来了,你们说话都给姐注意点。”她佯作有些生气地瞪了一眼为首作乱的几个,迎来了一阵低低的憋笑声。

  “沐澄。”陶轩笑容满面,“上课辛苦了。”

  “陶哥好!”沐澄大声应道,又一一向车里的人们问好。

  “有礼貌,你学习学习。”吴雪峰用胳膊肘捅了捅叶秋。

  “等你solo赢我。”叶秋毫不客气。

  商务车空间很大,一拍有三个位。吴雪峰从最外挪到了最里。苏沐橙爬上了车,一屁股坐在吴雪峰边上,叶秋紧跟着上了车,挨着苏沐橙。

  “队长也是厉害,穿着队服毫无掩饰敢去高校门口晃。”一队员感慨。

  “哈哈哈,谁不知道咱们叶队长的海报到现在都是一团黑影,特别有特色,跟百花那种搔首弄姿的妖艳贱货们一点都不一样。”

  大家听了都在笑,陶轩也笑。

  车慢慢穿过拥挤的小道,光透过叶间的缝隙把车印的斑斑驳驳。车窗紧闭,空调的冷气透不出去,蝉鸣与燥热也渗不进来。

  叶秋他们讨论修改着夺冠感言,催促着陶轩赶紧计算这次奖金能干多少大事情。苏沐橙听着他们底气十足的语调,虽然没参与,却感同身受似的体会到了赛前的紧张与热血。

  直至很多年后,每当夜深人静,苏沐橙脑海中也总会出现这一幕。

  那时候好像很多事情都还未盖棺定论,却已经知道了那令人澎湃无比的结局。征途已经开始,日子却还正长。

  而自己尚未站上人生的交叉口,只是背着书包,每周定期看着比赛,日复一日,却绝不枯燥。围绕着她的还是那毫不吝啬的温暖关怀,她尚青涩的眼中也只够装下荣耀绚烂的光影……

  与比赛结束后,抬起头,所看到的满天星光。

  “荣耀职业联赛第二赛季冠军――嘉世――!嘉世……嘉世胜利了!再次!”解说尽量控制着他的情绪,想避免语无伦次,却是徒劳。所幸这一点微小的失误被淹没在人民群众的汪洋大海,并没有人在意。他们或激动或失望地高呼着选手名字,账号卡名称,战队,在场所有能引起他们肾上腺飙升的东西。

  那是一个群星闪烁的天。

  苏沐橙跟着陶轩坐在VIP的席位,看见嘉世的选手们把奖杯高高举起后递给陶轩,把吴雪峰在众目睽睽下抛到空中,又稳稳接住。

  真好。她想。

  她又望向幕后的某个角落,她知道叶秋一定站在那里,一定正看着他们,一定也在笑。

  

   苏沐橙眨了眨迷蒙的眼,从桌上上醒来。

  姿势不端地睡着,总会引起背部肌肉的不适。她擦了擦口水,坐直,胡乱揉了揉酸胀的地方。

  电脑里正播着总决赛的回放。

  夺冠的战队是蓝雨。

  她睁着一双好看的眼睛怔了几秒,又回过神,拍了拍脸,呼出一口气。

  训练室的门突然被推开,叶秋走了进来。

  苏沐橙看过去,被叶秋揉了一把头。

  她不满的嘟囔,“别揉,刚洗。”

  叶秋收住手,“要睡回房间好好睡,你想年纪轻轻得劲椎病吗?”

  “我下次把你在训练室睡着的照片拍下来,让你摸着良心说话。”

  “可惜,我没有良心。”叶秋冷酷无情道,“训练室新规,禁止队员在训练室睡觉。下次再抓到扣你零用钱。”

  苏沐橙盯着她,疯狂暗示。

  “我?我是队长,不在规定里面。”她秒懂苏沐橙的眼神,有些得意地柔声回应道。

  “啊!你――”苏沐橙沉痛的摇了摇头。

  叶秋又搓了一把苏沐橙的头,“谢铭退役了。”

  “谢铭?”苏沐橙大脑还有些刚醒的晕乎,但也很快反应过来。她瞪大眼睛,有些不可置信。

  “家里催啦。他还得去完成学业。”叶秋说,“刚好蓝雨又夺了冠,想正在势头上退役。”她顿了顿,“蓝雨方面打算夏休期刚开始办一场庆祝会,顺便欢送谢铭。”

  “你要去吗?”苏沐橙问。她知道谢铭第三赛季出道,和叶秋关系还算说得过去。肯定邀请叶秋了。

  叶秋点点头,“要去国外定居,说不定是最后一面。明天上午蓝雨自己办庆祝会,晚上一群朋友到谢铭家里去吃。我明天下午一点的飞机,估计他们会玩到很晚,我就在G市那边住酒店了。”

  苏沐橙表示理解,过了一会儿又道,“这次谢铭要是灌你酒,你可一口都别碰。你喝果汁。”

  叶秋应了声“那肯定。”

  苏沐橙点点头,看了眼表,“晚上十一点多了……我去睡觉。”

  嘉世出局后,提前开始了夏休期,此时俱乐部里只有保安,零星几个值班部门工作人员,和他们两个现役队员。一到晚上,整个大楼都乌漆嘛黑的,搭配紧急出口标志闪着莹莹绿光,活像闹鬼。

  苏沐橙向来有些怕黑,紧紧拽着叶秋的衣角往宿舍走。

  陶轩去了外地,说是和家人去旅游,叶秋和苏沐橙觉得陶老板出去散散心也好,一致表示祝陶老板旅途愉快。其他队员们一到放假都各回各家各找各妈。男寝是两人一间,一到放假都散了德行,脏衣服小杂物到处乱扔,谁都看谁不顺眼,没人愿意挤在宿舍楼里。

  走过安静的过道,她听见有人轻轻叹了口气。

  若有若无的一声。苏沐橙觉得是幻听,又好像不是。但她肯定那不是来自妖魔鬼怪,她也突然不是那么害怕了。

  苏木橙的脑海中突然响起了录像结尾时,系统宣布的那一声“荣耀”。不是很激动雀跃的音调,相反,它低沉稳重,只是在说“耀”这个字时轻轻上扬了一下。那是一种不骄不躁,撇开一切,让人感到安定的念法。系统念“失败”时,也是很低沉稳重,既没有起伏,也没有隐隐的叹息。

  胜负真的是由这两个简单的单词而判定的吗?

  她缓缓地松开了攥着叶修衣物的手。

  

  tbc.

 

  

  
  

  

  

 

  

  

  

  

【★停更未坑★】

亲爱的同好们:
  不好意思!真的很感谢很感谢大家对于这篇文的关注!
  大半年没上线看到突然间多了很多关注有点吓到,然后看到很多小可爱的评论超级感动QUQ对于大家对我的等待我真的感到很抱歉!
但是我接下来可能还不会更新,
1.大考临近,上线时间不多
2.再回头翻看多次《慢性病毒》文笔还是太过稚嫩,逻辑,文风也较为混乱。希望接下来的几个月我能更多的思考并改进,计划18年七月《慢性病毒》可能会有一次大修改。我希望给大家带来更好的《慢性病毒》,有更好的感受,能像我看别的喜欢的作者们写的文那样心里有种感动。
  再一次感谢所有关注这篇文的同好们,祝大家学业有成,工作顺利!未来的日子里一起加油!!

【性转/叶修中心】慢性病毒/第八章

#性转

#雷

#慎入

#ooc

#叶修中心

#无文笔

#有私设

#请多指教

#第八章

——
  如白驹过隙,时光随着东升西落的太阳匆匆的过了,之后的几周里嘉世青训营的考核结束,有人来了,有又人走了,有人留下了。而常驻窗边的那盆花儿就要开尽了,与室内一墙之隔的枝丛中鸟儿尖声叫着夏去秋到。快的似乎再一闭眼一睁眼一年便又到了头。
  到了正式比赛那天,杭城淅淅沥沥下着毛毛小雨。雨珠划过透彻的玻璃,绵软的勾出道道暧昧的痕迹。
西风悄悄的吹走南风带来的热,卷着几缕阴云,挥舞起那华丽的画笔,把染料洒向凡间,将草与叶染的金黄明艳。
  叶修在最后一排小声地和经理讨论着赛程安排,边上的苏沐橙不堪乏味单调堵车的侵扰,戴着耳机进入了朦胧的睡眠。车厢里充斥着队员们低低细碎的交流声,还有一两声嬉笑。张家兴坐在老队员里格格不入,一本正经翻看着手里的笔记,手心已沁了一把汗。
  叶修一转头就看到他安静而又僵硬的小半个背影,崔立顺着目光看到了张家兴,抿嘴笑了下。
  “第一次比赛难免紧张了。”崔立了然的说。
  “嗯。”叶修点点头,“第一次比赛,习惯了就好了。”
  “太紧张了影响状态也不好,你不和他说说吗?”崔立问。
  “该说的都说了。”叶修笑,“靠他自己啦。”
  “你这是周到还是太放心了啊。”崔立摇摇头,笑叹道。
   前排申建的电话突兀地响起,正和同伴谈天说地的少年一个激灵起身立正,然后手忙脚乱的扒上塞在座位顶的包。大巴突然开了,一个转弯带跑了申建,借着惯性压倒了边上的秦如飞,又连带把张家兴的书给撞掉了。
  张家兴惊醒了似的发出了一小声尖叫,很快便埋没在突然爆发的调笑声里。
  申建白皙的面孔上浮上一层明显的红,艰难的越过秦如飞帮张家兴捡起笔记本,手里的电话又多响了一会儿。
  “喂……啊!”申建接通电话,手一滑差点没拿稳,秦如飞眼疾手快的帮忙接住。
     申建向秦如飞投去感激的一眼,接过手机坐回位子。

  “爸。”申建一愣,车厢又恢复电话响之前细碎的安静了。
  “嗯……嗯……现在去场馆的路上……好……没事,谢谢了……”申建听到听筒里传来嘟嘟的忙音,才放下电话转向看着他的同伴们。
  张家兴探过身子,目光有些关切,却没说什么。秦如飞倒是按耐不住了,轻声地问道“没事吧?”
  申建摇了摇头,脸颊泛着淡淡的红晕,突然扬起了一抹笑。
  “我们一定会赢的!”他一字一字、清晰且坚定地说。
  “怎么突然说这个……”张家兴显然没反应过来地嘟囔,然后掷地有声地说道“这是当然的啦!”
  “就是,我们有叶神,有我,有你,有星星,还有大家,如此英俊潇洒的队伍。”后面一排的少年趴在前排椅背上揽住申建,铿锵有力的说道。
  “对!”身边的男孩子们一起欢呼起来,雀跃地仿佛已经得了冠军似的。
  崔立和叶修的对话被这剧烈的呼声盖住,打断了,却不恼。
  陶轩回过头,嘴角也噙着笑。
  “年轻人,不要膨胀。”叶修笑。
  少年们立刻收敛了。
  “知道事实就好了,低调,低调。”她紧接着说。
  “对,对,低调,低调。”少年们严肃地应和着,语气却像是在憋笑。
  

   夏日躁动的余温还未散尽,空气有些潮闷,阴雨缠缠绵绵的,遮得天地苍茫一片。从停车场看去,庞大体育馆被遮得只剩朦胧的轮廓,像是在宣纸上轻浅的一笔,勾出了边,晕开了色。
  叶修从大巴上下来,就感受到扑面而来的水汽覆上了脸颊。她一手撑着伞,一手理了理皱起的裙摆。
  “女款队服不能也裤子嘛?”她叼着没点燃的烟,用手肘戳了戳崔立。
  “姑奶奶,你不出面就少说几句吧。队服都是统一的,你一穿裤子别的姑娘也跟着穿裤子,还让不让宣传部做广告了……”崔立语气无奈。
  “好吧好吧,我不提了。”叶修摆摆手,示意崔立快别说下去了。
  崔立做了许久的经理,全队忙上忙下操心事儿多,话也跟着多了起来 ,常是有了开头便不见尾。他自知这么说下去估计是会没完没了,只好暂停了话勉强收了下尾,又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向叶修挑了挑眉,“说起来,这场对霸图比赛……”
  “嗯?”
  “嗯什么!”崔立大惊,“你――”
  “难道――”叶修大喜道,“霸图今天客场要请吃饭?”
  “怎么可能!”崔立当即反驳,“还装呢你!”
  “确实不可能。”叶修佯做惋惜的叹了口气。
  “你和韩文清到底怎么回事,早点告诉我的话,俱乐部好有准备。”崔立严肃的看着叶修。
  “……”面前的小姑娘轻轻叹了一声,无奈的说“什么怎么回事啊,那帖子得多厉害,连你也信了。”
  崔立盯着眼前人的眼睛,像是要找出些什么。叶修眨眨眼,也盯着他看。
  崔立被这耿直的目光凝视,久了反而有些不好意思,局促的移开了视线。“行,是我想多了。不过有情况你要告诉我啊。”
  “可以。”叶修点点头。
  崔立揉了揉眉心,“我去找陶老板了,你带着沐澄他们先进去熟悉场地。第一次赛前动员就看你了,叶队长。”
   “嗯。”叶修向崔立挥挥手,顺手把伞递了过去。
   崔立哒哒的踏着小水坑跑到二号楼去了,叶修转过头招呼着聚在大广告牌前的队员们。
  长发飘飘,鲜红的队服把苍白的面颊映的娇艳。透明的伞在脸上投下雨水的影子,随着风的摆动在脸上轻巧的滑动着。
  苏沐橙看到叶修时眼前一亮,提着一袋小食便向她跑去,撞了个满怀。
 
  体育馆是极大的,叶修插着衣袋嘴里含着一根芝士味的棒棒糖便十分自然顺畅地走进去了,对身后发出的惊叹恍若未闻。
  “左手边,是我们的选手通道。”她站在场地中央伸出手,指了指右边,“这边是霸图的。”
  她带着队员们悠悠走向左边,边走边讲到“洗手间在后台,有人要去吗?没有是吧,那继续走。”
  “到底是备战室,有电脑,有电视,到时候连通赛场的。不过我们都在选手席上,直接看场上的就行。通道之间是连通的,你顺着通道走可以走到霸图,所以没事儿别乱晃。就这么简单了,没问题吧?”叶修说。
  “没问题!”
  “好。”叶修笑,“有没有信心打倒霸图?”
  “有!!”回答她的这一阵声音实在是有气势,震耳欲聋。再一瞅,几张小脸红扑扑的,眼睛明亮的有光波流转。
  “距离比赛还有两个小时,先熟悉一下场馆,十分钟后到训练室集合,做准备啦。”叶修一说完,队员们就一哄而散。
  叶修和几个走的慢的老队员打了关照,独自走进了备战室里。她把目光转向窗外,看着雨幕下花朵娇羞地隐入泥间,等候着来年的春,再一次姹紫嫣红开遍。
 
 
 
 

2017喻文州生贺

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
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

祝你慷慨潇洒,积极乐观,无所畏惧的向前走吧!
荣耀为你加冕,我永远的喻文州。
生日快乐!
路还很长,我祝福你!

二月七号摄于大关。
在同学家玩,小区里的花都开了。

今天看的好多电影都带有米尔格拉姆实验啊

【正剧向/中短篇/狐兔】直面·第一章

#ooc
#无文笔
#正剧向
#有私设
#请多指教:D
#第一章

夜色渐渐笼罩大地,无数星辰挣破夜幕在空中闪耀。空气中弥漫着湿濡,浸润了葱茏茂密的雨林区。
  朱迪躲藏在一丛植株下,耳朵警惕的竖起,双眼紧紧锁着远处的一只静止的黑影。毛已经有些潮的难受,但这有什么关系呢,她可是一名警察。
  她的手指悬在对讲机按钮的上方,眉头渐渐收紧,无声的喧嚣萦绕在被夜幕笼罩的四周。忽然,黑影运动的一瞬间按下对讲机凌厉的发出指令——“行动!”
  朱迪的四周嗖嗖的出现了几个身形和她一起从不同方位迅速逼近了黑影,而黑影像是感觉到威胁似的开始奔逃。
  黑影的运动速度极快,但是警察们也都是佼佼者。雨林区藤蔓遍布,在夜空下,阴影与月光相互缠绕仿佛在做着亲吻的游戏。景色极美,但这时候可不是感慨的好时机。
  只见黑影在藤蔓间窜来窜去令人眼花缭乱,却依然甩不掉身后的警察,只得借着阴影玩着隐身的躲猫猫。
  这是一场为时已久的逮捕行动。
  这与最近恶性连环政员凶杀案件有关。
  所有人都屏息凝视地盯着这团黑影暗暗攥紧了拳头,在指令到达的一瞬间拼尽全力去完成任务。
  朱迪身上有些伤痕,是在之前的行动中与歹徒发生搏斗时受的,但是并不影响她此时的灵活和无畏。
  被月光照的洁白的光滑石头上闪过一道道黑影,边上的一株大型蕨类植物在一次碾压下溅出一束粘腻的汁液。汁液散发着熏人的异味使身后的几个警员猝不及防吸入了一口,呛了几声却依然快速不变向前。
  朱迪和黑影的距离渐渐拉近,她看准两点钟方向的一个落脚点,冲出踏上,在经过一个圆锥抛物曲线后狠狠地落在黑影的背上。
  黑影闷哼一声,想把朱迪甩出去。朱迪却不依不挠的开始了一套完美的攻击性军拳,警校毕业第一名可不是白说的,黑影只好回应缠斗在一起,却不恋战越来越着急的想脱身。
  “哪有那么容易啊。”朱迪露出两个白牙,笑了笑。
  也仅仅是差了几秒,应援便一个个追了上来。
  黑影突然放弃了抵抗,在一个背摔后躺在地上怔怔地望着天。
  “你赢了。”他说。
  “为什么要干这种事情?”朱迪扯住他的领口。
  他摇摇头,身上渐渐冒出鲜血,表情扭曲狰狞。
  “不——”朱迪觉得一阵无力,“为什么这么做?”她明白眼前的黑影发生了什么,周围的警员神情也开始变得激动:
  “开什么玩笑!”
  “这是自杀了?案件还怎么办啊!”
  “朱迪警官!”
  “……我不愿意……”黑影喃喃的,他感觉在经历一开始的万蚁噬骨钻心之痛后变没了痛觉,他释然的笑了笑。
  “你如果这么做一开始为什么要逃!”
  “只要有……一丝希望就不要放弃……每个人都有无限……无限可能……不是你告诉我的吗?”他咧了咧鲜血模糊的嘴,“我想活下来,我想活下来。”声音细不可闻,却重复了两遍。
  “……”朱迪眼睛中浮起一阵氤氲神色复杂,仿佛掉进了冰窟中,心冷的难受。天空中飘起的小雨逐渐变大,洗刷着黑影留下的血迹。
  警车的鸣笛从远方传来,朱迪慢慢伏下身,小心翼翼的抱了抱黑影,晶莹的水珠从紧闭的眼缝中渗出,混着雨水滚落在地上。

  “约翰·霍普斯。嗯,我弟弟。”朱迪坐在警车后座上打着电话。显然情绪还没稳定下来,声音有些颤。
  尼克拍了拍朱迪的肩膀示意她放松,有些担忧。
  朱迪拉紧了身上的毛毯,在短短地汇报之后挂断了电话,把头埋进了尼克的怀里。
  不一会儿,她开始呜咽,声音通过尼克的警服闷闷的传来。她刚刚失去了她的弟弟,带领的任务失败使重要紧急的案子遇到了瓶颈,现在浑身湿的像落汤鸡,内心是不安懊恼和冷意。
  “这不是你的错,”尼克搂住朱迪用温暖的肢体安慰,“一开始就预料到这种情况,现在暂且还没研制出解药。”
  虽然失败也是情有可原的,本来就没多大把握。但是这次任务朱迪亲自带队而且十分重要,失败让她一时间感受到巨大的压力。
  豆大的雨点拍打在车窗上,噼啪声不绝于耳让人有些心烦,好在距离警局不算太远,很快就到了动物城警察总局。朱迪用毛茸茸的爪子和毛毯抹开了脸上的泪水,看着尼克打开车门撑开伞后也欲从另一边打开车门,却被尼克拉住了手——“你没伞吧,借给你好了。”
  “谢谢。”朱迪心里一暖,接受了谢意。
  他们从警车上下来,手里撑着同一把伞走向警察局大厅,身边路过一辆辆鸣着响亮笛声的警车去往响应的地方,紧张的氛围在总局没有得到缓解反而有种变本加厉的趋势。
  朱迪敲响了局长办公室的门,在得到允许后拉开门看见了警察局局长满面愁容的看着手中的文件,身边是一叠叠厚厚的资料。
  “说说吧。”局长看见来人后把手中的文件拍在了那一大叠的资料上,双手手指交叉放在桌上盯着朱迪和尼克。
  “这次是在雨林区,死者兼犯罪嫌疑人名叫约翰·霍普斯。曾在地下街区贩售大量毒品,最近涉嫌参与米杰拉议员谋杀案件。目前获得信息是主要活动于雨林区,且大多数时间是在晚上十至十二点之间。凌晨奔走与市中心的地下街区。一小时前服用dnc152病毒死于雨林区洛塔罗街区。”朱迪声线平稳,“哺乳类兔科动物,共有家人277个,其中兄弟姐妹275个。三个月前开始与家人失去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