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花缭我心乱

明天依然要在的人

【★停更未坑★】

亲爱的同好们:
  不好意思!真的很感谢很感谢大家对于这篇文的关注!
  大半年没上线看到突然间多了很多关注有点吓到,然后看到很多小可爱的评论超级感动QUQ对于大家对我的等待我真的感到很抱歉!
但是我接下来可能还不会更新,
1.大考临近,上线时间不多
2.再回头翻看多次《慢性病毒》文笔还是太过稚嫩,逻辑,文风也较为混乱。希望接下来的几个月我能更多的思考并改进,计划18年七月《慢性病毒》可能会有一次大修改。我希望给大家带来更好的《慢性病毒》,有更好的感受,能像我看别的喜欢的作者们写的文那样心里有种感动。
  再一次感谢所有关注这篇文的同好们,祝大家学业有成,工作顺利!未来的日子里一起加油!!

不是一个正能量的人,怎么才能写出一个正能量的故事呢。

叶修529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我的叶修。
所向披靡勇往直前,
荣耀之光为你加冕。

不知如何诉说才能让你感受到我的感谢,
谢谢你,生日快乐!
会一直一直喜欢你的,每一天都和最初那样为你心动💓

【性转/叶修中心】慢性病毒/第八章

#性转

#雷

#慎入

#ooc

#叶修中心

#无文笔

#有私设

#请多指教

#第八章

——
  如白驹过隙,时光随着东升西落的太阳匆匆的过了,之后的几周里嘉世青训营的考核结束,有人来了,有又人走了,有人留下了。而常驻窗边的那盆花儿就要开尽了,与室内一墙之隔的枝丛中鸟儿尖声叫着夏去秋到。快的似乎再一闭眼一睁眼一年便又到了头。
  到了正式比赛那天,杭城淅淅沥沥下着毛毛小雨。雨珠划过透彻的玻璃,绵软的勾出道道暧昧的痕迹。
西风悄悄的吹走南风带来的热,卷着几缕阴云,挥舞起那华丽的画笔,把染料洒向凡间,将草与叶染的金黄明艳。
  叶修在最后一排小声地和经理讨论着赛程安排,边上的苏沐橙不堪乏味单调堵车的侵扰,戴着耳机进入了朦胧的睡眠。车厢里充斥着队员们低低细碎的交流声,还有一两声嬉笑。张家兴坐在老队员里格格不入,一本正经翻看着手里的笔记,手心已沁了一把汗。
  叶修一转头就看到他安静而又僵硬的小半个背影,崔立顺着目光看到了张家兴,抿嘴笑了下。
  “第一次比赛难免紧张了。”崔立了然的说。
  “嗯。”叶修点点头,“第一次比赛,习惯了就好了。”
  “太紧张了影响状态也不好,你不和他说说吗?”崔立问。
  “该说的都说了。”叶修笑,“靠他自己啦。”
  “你这是周到还是太放心了啊。”崔立摇摇头,笑叹道。
   前排申建的电话突兀地响起,正和同伴谈天说地的少年一个激灵起身立正,然后手忙脚乱的扒上塞在座位顶的包。大巴突然开了,一个转弯带跑了申建,借着惯性压倒了边上的秦如飞,又连带把张家兴的书给撞掉了。
  张家兴惊醒了似的发出了一小声尖叫,很快便埋没在突然爆发的调笑声里。
  申建白皙的面孔上浮上一层明显的红,艰难的越过秦如飞帮张家兴捡起笔记本,手里的电话又多响了一会儿。
  “喂……啊!”申建接通电话,手一滑差点没拿稳,秦如飞眼疾手快的帮忙接住。
     申建向秦如飞投去感激的一眼,接过手机坐回位子。

  “爸。”申建一愣,车厢又恢复电话响之前细碎的安静了。
  “嗯……嗯……现在去场馆的路上……好……没事,谢谢了……”申建听到听筒里传来嘟嘟的忙音,才放下电话转向看着他的同伴们。
  张家兴探过身子,目光有些关切,却没说什么。秦如飞倒是按耐不住了,轻声地问道“没事吧?”
  申建摇了摇头,脸颊泛着淡淡的红晕,突然扬起了一抹笑。
  “我们一定会赢的!”他一字一字、清晰且坚定地说。
  “怎么突然说这个……”张家兴显然没反应过来地嘟囔,然后掷地有声地说道“这是当然的啦!”
  “就是,我们有叶神,有我,有你,有星星,还有大家,如此英俊潇洒的队伍。”后面一排的少年趴在前排椅背上揽住申建,铿锵有力的说道。
  “对!”身边的男孩子们一起欢呼起来,雀跃地仿佛已经得了冠军似的。
  崔立和叶修的对话被这剧烈的呼声盖住,打断了,却不恼。
  陶轩回过头,嘴角也噙着笑。
  “年轻人,不要膨胀。”叶修笑。
  少年们立刻收敛了。
  “知道事实就好了,低调,低调。”她紧接着说。
  “对,对,低调,低调。”少年们严肃地应和着,语气却像是在憋笑。
  

   夏日躁动的余温还未散尽,空气有些潮闷,阴雨缠缠绵绵的,遮得天地苍茫一片。从停车场看去,庞大体育馆被遮得只剩朦胧的轮廓,像是在宣纸上轻浅的一笔,勾出了边,晕开了色。
  叶修从大巴上下来,就感受到扑面而来的水汽覆上了脸颊。她一手撑着伞,一手理了理皱起的裙摆。
  “女款队服不能也裤子嘛?”她叼着没点燃的烟,用手肘戳了戳崔立。
  “姑奶奶,你不出面就少说几句吧。队服都是统一的,你一穿裤子别的姑娘也跟着穿裤子,还让不让宣传部做广告了……”崔立语气无奈。
  “好吧好吧,我不提了。”叶修摆摆手,示意崔立快别说下去了。
  崔立做了许久的经理,全队忙上忙下操心事儿多,话也跟着多了起来 ,常是有了开头便不见尾。他自知这么说下去估计是会没完没了,只好暂停了话勉强收了下尾,又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向叶修挑了挑眉,“说起来,这场对霸图比赛……”
  “嗯?”
  “嗯什么!”崔立大惊,“你――”
  “难道――”叶修大喜道,“霸图今天客场要请吃饭?”
  “怎么可能!”崔立当即反驳,“还装呢你!”
  “确实不可能。”叶修佯做惋惜的叹了口气。
  “你和韩文清到底怎么回事,早点告诉我的话,俱乐部好有准备。”崔立严肃的看着叶修。
  “……”面前的小姑娘轻轻叹了一声,无奈的说“什么怎么回事啊,那帖子得多厉害,连你也信了。”
  崔立盯着眼前人的眼睛,像是要找出些什么。叶修眨眨眼,也盯着他看。
  崔立被这耿直的目光凝视,久了反而有些不好意思,局促的移开了视线。“行,是我想多了。不过有情况你要告诉我啊。”
  “可以。”叶修点点头。
  崔立揉了揉眉心,“我去找陶老板了,你带着沐澄他们先进去熟悉场地。第一次赛前动员就看你了,叶队长。”
   “嗯。”叶修向崔立挥挥手,顺手把伞递了过去。
   崔立哒哒的踏着小水坑跑到二号楼去了,叶修转过头招呼着聚在大广告牌前的队员们。
  长发飘飘,鲜红的队服把苍白的面颊映的娇艳。透明的伞在脸上投下雨水的影子,随着风的摆动在脸上轻巧的滑动着。
  苏沐橙看到叶修时眼前一亮,提着一袋小食便向她跑去,撞了个满怀。
 
  体育馆是极大的,叶修插着衣袋嘴里含着一根芝士味的棒棒糖便十分自然顺畅地走进去了,对身后发出的惊叹恍若未闻。
  “左手边,是我们的选手通道。”她站在场地中央伸出手,指了指右边,“这边是霸图的。”
  她带着队员们悠悠走向左边,边走边讲到“洗手间在后台,有人要去吗?没有是吧,那继续走。”
  “到底是备战室,有电脑,有电视,到时候连通赛场的。不过我们都在选手席上,直接看场上的就行。通道之间是连通的,你顺着通道走可以走到霸图,所以没事儿别乱晃。就这么简单了,没问题吧?”叶修说。
  “没问题!”
  “好。”叶修笑,“有没有信心打倒霸图?”
  “有!!”回答她的这一阵声音实在是有气势,震耳欲聋。再一瞅,几张小脸红扑扑的,眼睛明亮的有光波流转。
  “距离比赛还有两个小时,先熟悉一下场馆,十分钟后到训练室集合,做准备啦。”叶修一说完,队员们就一哄而散。
  叶修和几个走的慢的老队员打了关照,独自走进了备战室里。她把目光转向窗外,看着雨幕下花朵娇羞地隐入泥间,等候着来年的春,再一次姹紫嫣红开遍。
 
 
 
 

被人骗了684,也不知道要不要的回来。小便宜不要贪啊,眼泪汪汪。

2017喻文州生贺

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
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

祝你慷慨潇洒,积极乐观,无所畏惧的向前走吧!
荣耀为你加冕,我永远的喻文州。
生日快乐!
路还很长,我祝福你!

二月七号摄于大关。
在同学家玩,小区里的花都开了。

【性转/叶修中心/已修】慢性病毒/第六章

#性转

#雷

#慎入

#ooc

#叶修中心

#无文笔

#有私设

#请多指教

#第六章

——

  晨曦将尚带着清冷余温的缕缕光线透过绣着刮痕的玻璃,穿过朦胧婉约的雪纺窗纱,把漂浮在空气里的尘埃映的清晰。

  窗外的高楼大厦夺走了地平线,灰蒙蒙的尘霾模糊了这个城市应有的视线。叶修挑开窗帘的一角,望着窗外渐渐苏醒的街道,计算着远离空调房之后的多少时间内能把早餐带上来。

  思考了一下人生哲理差点迷失在人生道路上的(并没有)叶修把窗帘放下,脚在地上摸索了一会儿终于探到了拖鞋,于是踩着那双清凉的橡胶拖鞋走向了洗浴室。

  叶修盯着镜子里眼下青黑的少女发怔,然后搓了搓脸又拍了拍,拿起镜子边架子上的牙杯和牙刷,挤上牙膏后开始咕叽咕叽刷了起来。

  吐出泡沫后叶修用手接起一汪水,啪的一下扑在脸上,然后随意抹了抹就拿起一旁挂在墙上的粉红毛巾盖在脸上。

  吴雪峰的恶趣味。她想,只有他才会选这种少女心的颜色。

  洗浴室的门外突然噼里啪啦的响起一串令人心慌的杂音,叶修把脸上的毛巾扯下后向门外探出头,一眼就看到苏沐橙滚落在地上,身上挂着一串棉被和好几本书的滑稽模样。关键是苏沐橙似乎还没醒。

  叶修沉默了一会儿,把毛巾挂回了原处,衡量了一下妹妹和好不容易理整齐的书架那个重要,果断的走上前抄起苏沐橙的领子猛地摇晃。

  “呃...”苏沐橙迷茫的张开双眼,片刻知觉回笼后又“嘶”的一声皱了皱眉,想伸出手揉揉略带疼痛的头,结果发现自己被棉被缠的紧紧的。

  “你竟然不热啊,”叶修感慨,“睡一个觉跟跳舞似的,昨晚我就想说你。”

  苏沐橙和睡意挣扎着做了个鬼脸。

  “行了行了,爬回床上继续睡吧,昨晚睡得太晚了。”叶修说,“早饭一会儿我帮你拿上来,好不容易放个假你好好休息。”

  “叶修你最棒啦。”苏沐橙眼一闭在睡死前模模糊糊的说。

  叶修盯着她看了会儿,无奈的笑了,“多照顾妹妹应该的啊。”

  叶修印着大黄鸭的上衣和随意的中裤让她在这条热闹的小巷里并没有太扎眼。一些有着补习班的孩子们背着沉重的书包扎堆的站在一些店铺的门前啃着手中的早点,上班族推着自行车接着电话在巷子里走走停停。白烟在摊贩的叫喊声中袅袅而起。一缕乌黑柔和的发丝随微风飘起然后顺着叶修的脸颊垂下,叶修抬手将它拢到耳后。

  随着一阵嬉笑三个孩子贴着叶修快速跑过,把她吓得一个踉跄,站稳后艰难的穿过人群走到最里面,相对安静的摊子前。

  摊主是个头发花白的老太,她抬了抬松散的上眼睑露出了略有浑浊的眼睛,嘴角一咧,脸上的褶皱因为这个动作而更加明显。

  “两个蛋饼,不要辣。”

  老太笑了一声,麻利的舀起一勺面酱倒在铁板上,看着面浆缓缓地从勺中流下,掌起一根T型的棍子将面浆推开成一个正圆。

  “根遭介个嘎早啦?(方言:今天怎么这么早?)”

  “斯滴欸。(方言:是的。)”叶修点点头,不好意思的说“阿妹在困搞,下来买早饭。”

  老太笑得更厉害了,似乎是为了叶修后半段的半吊子方言混合普通话。

  五分钟后,老太太把两袋尚在冒着热气的蛋饼交给叶修,塑料袋里面的壁上附着着一层白蒙蒙细小的水珠。

  叶修接过,一手把四块钱交给老太,“jia jia!(方言:谢谢!)”

  头发花白的老太告诉叶修她多加了两个蛋,让她要好好注意休息,眼睛下的青黑太影响年轻人的美态了。

  

  

  苏沐橙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十点了,眯着眼坐起身挠了挠蓬乱的头发,撅着嘴还说这些迷糊的梦话。

  又突然惊醒般睁大了双眼,看着熟悉又带着陌生的房间。

  一桌,一椅,一电脑,足矣~苏沐橙越过椅子,看到了叶修桌上剩下的一袋早点。

  仅仅两个多小时并不足以让它失去了原本的新鲜,苏沐橙爬起来不忘洗漱,再坐在电脑桌前啃着早点。

  叶修估计又是在训练营吧。苏沐橙想。然后扔掉装早点的塑料袋,拿起挂在椅背上的外套披在身上,拉开房门,向隔壁走去。

  “早呀陈姨。”

  “早啊,沐橙。”正巧在扫走廊的保洁阿姨打了声招呼,“叶队长在训练营。”

  苏沐橙点点头,扯了扯拧在腰间的外套褶皱,觉得整理完自己房间的衣服后还是不闷在叶修的房间里打网游,和训练营的大家PK练习比较好。

  苏沐橙回到自己的房间,拉开从出租屋里拉来的,已经放在那里三天了的行李箱。

  里面的衣服整整齐齐的叠在哪里,苏沐橙将一一它们取出,放进衣柜里。

  苏沐橙在搬完衣服后发现,底下堆了几本书。她怔怔地看了会儿叠在最上面那本高三物理,然后决绝的、麻利的把书放上了最顶层的书架。

  那有着神奇风光的大树,还静静的立在某个遥远的地方,可是它茂盛的梢条已经蜿蜒着,召唤着那些年轻人跟着自己火热的心去寻找属于自己的枝叶。

——

tbc.